“走进博物馆”系列——组织工作的先锋战士秦邦宪
发布时间:2017-04-06   

  1978年5月的一天,当我们赴京资料征集组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秘书的电话,告知明天下午邓颖超副委员长在家里接见我们,听取我们关于复原 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方案的汇报,届时派车来接我们时,征集组全体成员兴奋异常,明天就要见到我们久已敬仰的邓妈妈了,有几个同志激动得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觉。第二天下午2时许,一辆面包车开到我们的驻地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将全体成员接到中南海东大门,警卫人员电话报告了邓妈妈,面包车开到住处时,邓妈妈已 等待在门前,她与我们全体成员一一握手并进行了简短的交谈,亲切的握手和交谈,缓解了大家的紧张心情。随即邓妈妈进入到接待室后,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间 约三十平方的房间里,摆着十几张极其平常的沙发,上面套着陈旧但十分洁净的米黄色沙发套。整个厅内看不到一件特殊的摆设。墙壁上也不见一幅名人的字画。百 闻不如一见,久负简朴盛名的邓妈妈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切使我们肃然起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简朴美德,是我们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当我们详细地汇报完 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的复原方案后,邓妈妈充分肯定了我们的工作,对我们所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谢,……最后提出:“你们回武汉后,向省市委领导汇报一下,八 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是否恢复秦邦宪同志的办公室兼书房。秦邦宪同志是犯过一些错误,但他一生为中国革命作出了较大的贡献,最后他参加重庆谈判后乘飞机返回 延安的途中,同叶挺、王若飞等在黑茶山罹难,他是为革命而牺牲的,我们应该永远纪念他。”汇报结束时,天已快黑了,我们提出想与邓妈妈合影留念,她欣然同 意了。邓妈妈的这次接见,使我们征集组全体成员终身难忘,现在我们每个人都保留着这张与邓妈妈合影的珍贵照片。

    随后,我们到北京航空学院教工宿舍,找到了秦邦宪的儿子进行了访问,从那里征集到1938年秦邦宪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用过的皮箱和毛毯。

    时值纪念中国抗日战争爆发70周年之际,我们走进经过复原的秦邦宪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内的办公室兼书房里,见到他当年用过的皮箱和毛毯,不禁有见物如见人之感,秦邦宪战斗在武汉的情景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秦邦宪在长江局负责组织工作。组织部的主要工作是:(一)与长江流域及南方各省地下党联系,在长江局的领导下恢复、重建南方党组织;(二)为延安、新四军 输送干部、人员,加强对南方各省干部党员的培养与教育;(三)对失去组织关系的同志进行审查,然后酌情恢复其工作。

   秦邦宪(中)、李克农(左一)在武汉

    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南方各省地下党组织遭到很大的破坏,1934年以后,许多地方只有零星的党员活动。长江局担负起重建南方各省委、省工委及其所属组 织的历史重任。秦邦宪抓住抗战初期广大人民群众抗日热情高涨之机,利用国共合作这一有利形势,通过我党各地办事处、通讯处可以公开、半公开的有利条件,指 导各省大量发展党员,这一段党员发展数量之多,超过了大革命高潮时期。从1937年9月到1938年9月,在中国南部重建的省委或省的工作委员会有河南、 湖北、江苏、四川、湖南、广西、贵州、安徽、广东、云南、浙江、江西、福建13个省,党员发展到67780人(军队党员未计算在内),占当时全国党员总数 的27%,占1938年3月全国新党员总数(15万)的将近一半。党组织的建立与发展,为南方各省革命斗争的开展奠定了十分重要的基础,产生了深远的影 响。

    长江局组织部还直接领导三个支部,一个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三厅党支部(也称特支),支部书记冯乃超。另一是汉口基督教女青年会战时服务团支部,陈维清任支书。第三个是第九战区战时服务队党支部,支部书记是刘人龙。

    除此之外,秦邦宪还利用组织部招待所,举办多期干部培训班。招待所在八路军办事处斜对面,经常住着准备去延安或其他地区的同志,组织处利用他们等候交通输 送的机会,举办各种训练班,由招待所所长陈运绍负责,每期训练一般一个星期,最多个把月,给这些干部讲形势、讲政策、讲党的建设,一般都是请秦邦宪等长江 局的领导人来作报告,效果都比较好。

    总之,在长江局建立不到一年中,南部中国共产党组织发展很快,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胜利奠定了良好的组织基础。

    秦邦宪在长江局工作过程中碰到一件棘手的事,就是处理陈独秀的问题。陈独秀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重要人物,在中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时期有过重大的历史功绩, 他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创建中国共产党的过程中,都曾做出了巨大贡献,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在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至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均被 选为总书记。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后期由于犯了右倾错误,被撤销总书记职务。后来他陷入托陈取消主义泥坑,不接受党对他们的教育和挽救,公开反对六大路 线,拥护托洛茨基,为此1929年11月15日被开除出党。1932年10月15日,在上海被国民党逮捕入狱,以“危害民国”罪,被国民党当局判处13年 徒刑。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共交涉和全国人民强烈要求释放政治犯的浪潮下,8月21日,从国民党南京老虎桥第一监狱释放出来。出狱后,一些人拉 他去美国写自传,被他拒绝了。蒋介石打算让他再另组织一个共产党,以便与中共分庭抗礼,造成共产党内部的矛盾,达到削弱或消灭中共的目的。为了引诱陈独秀 上钩,答应给他10万元活动经费,同时在国民参政会上,给他五个名额,均遭到陈独秀的拒绝。

    陈独秀还是怀念共产党的,希望能回到党内来工作。早在南京,后到武汉,秦邦宪、董必武、叶剑英同陈独秀进行过几次交谈。秦邦宪等始终坚持了中共中央的三条 原则:(一)、公开放弃并坚决反对托派,承认参加之错误;(二)、公开表示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三)、在实际行动中,表示这种拥护的诚意。陈独秀 表示赞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但对托派一直不明确表态。在中共召开的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提出,可以考虑到与陈独秀形成某种合作关系,以便联合起 来一致抗日。此项提议遭到王明、康生的极力反对,以至在《群众周刊》、《解放》周刊和《新华日报》上发表文章诬陷陈独秀是托派汉奸的文章。陈独秀见报后十 分气愤,也引起党外知名人士的反对,这使秦邦宪等感到十分棘手,关于陈回党工作之事当时便搁了下来。

    以后,周恩来曾多次请陈独秀到延安去,中央的意见是把他送到延安养起来,但都被陈独秀拒绝了。他晚年流落偏僻异乡,贫病交加,于1942年5月27日病死在四川江津。

    此外,秦邦宪在武汉时期还以中共代表团的身份为推动两党的合作,与陈绍禹、周恩来等参加与蒋介石等的谈判;参加了对张国焘的斗争;以国民参政员的身份团结 各民主党派人士,推动全面抗战的发展,还利用国民参政会这块阵地,揭露国民党反共阴谋和对日本侵略者的妥协政策,直到皖南事变后,才停止参加国民参政会的 活动。

    秦邦宪早在南京时就为《新华日报》的出版做过人员上的准备工作。到武汉以后又同周恩来等与蒋介石据理力争,终于迫使蒋介石就范,同意《新华日报》在武汉出版发行。

    秦邦宪在繁忙的实际工作之余,还经常配合抗日形势在《新华日报》上发表文章。他才思敏捷、文笔犀利,这些文章充分反映出这位年轻中共领导人的才华和精神风貌。

    1938年9月,秦邦宪与周恩来、陈绍禹、徐特立等离开武汉到延安,参加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秦邦宪在会上作了发言,主要汇报了长江局的工作。他 对统一战线中应当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态度十分明确。血的教训使他对蒋介石的反动面目有了深刻的了解。他在武汉与斯诺的谈话中就明确地表示:“在资产阶级 参加革命的时期,争夺领导权就成为现实问题。我们必须随时随地为争夺领导权而斗争,我们不讳言这一点。一个不起领导作用的政党就没有理由存在下去。”这一 点在他10月17、18两日为《新华日报》所写的社论《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发展困难及前途》中也有深刻的表述。

    秦邦宪在文章中批判了王明“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工作方式。实际上这种方式是只讲联合,不讲斗争,自愿放弃无产阶级的独立自主立场和无产阶级领导权。同时 也是对自己过去认识上错误的检查。秦邦宪的讲话和文章是他认识的提高和思想的升华。毛泽东曾对秦邦宪作过高度评价,称赞他是勇于改正错误的典范。

本文版权归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纪念馆所有,转载时请注明出处,需保留网站称号、网址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本馆将保留法律追究权益。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