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博物馆”系列——中国人民解放的斗士叶剑英
发布时间:2017-04-06   

  提起叶剑英,国共两党的军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行伍出身,毕业于云南讲武堂。他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二次东征时任革命军海军陆战队营长,曾掩护孙中 山脱险。1922年,他信仰马列主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一战时期,他应廖仲凯之请,任黄埔军校教授部副主任,成为很有威望的教官之一。南昌起义前,他说 服张发奎,使南昌起义顺利进行。他参加领导了广州起义。1928年,他任中央苏区第一路军总参谋长。长征中,他揭露了张国焘另立中央,分裂党的罪行,挽救 了革命,挽救了党。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成,他任国民革命军第八集团军参谋长。1938年,他与 周恩来等一道,与蒋介石会谈,将第二次国共合作推向了高潮。叶剑英真不愧为中国人民解放的斗士。

    1937年11月下旬,叶剑英同八路军南京办事处人员一起撤离南京。他们一行乘汽车经芜湖抵达武汉。

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三镇,曾是中国民主革命策源地之一。南京失陷后,这里已成为国民党统治的政治中心。国民政府的军政机关和全国性的救亡团体以及军政要员,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云集于此。

    12月中旬,中共中央长江局组成,叶剑英为成员之一。他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副书记周恩来搞好统战工作。

    1938年,随着战争形势日趋复杂,叶剑英在武汉的工作更加紧张繁忙。他身处同国民党谈判交涉的第一线,既要同王明、周恩来、秦邦宪、董必武一道,出席中 共代表团和长江局的联席会议,讨论有关军事和其他各方面的问题,又要出席国共两党关系委员会会议,谈判有关共同政治纲领以及团结抗战,边区地域、政府组 织、军队扩编、财政供给等一系列问题。在谈判中,叶剑英分析日军进攻的形势,将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来电提出的关于长江南北作战部署和华北、西北设防的意见, 想方设法转达给蒋介石。与此同时,还同各方面爱国民主人士商谈救国救民的大事。为此长江局专门设立了“友军工作组”,在叶剑英等领导下专做军事统战工作。 叶剑英和周恩来在武汉曾先后接见了川军邓锡侯、刘文辉及滇军龙云的代表等,交谈合作抗日、互相帮助问题。与卢沟桥抗日名将何基沣洽谈后,介绍他去延安参观 访问。在台儿庄战役中负伤的国民党一二七师师长陈离来汉治疗,叶剑英闻讯后,立即与董必武等去医院看望慰问。陈深为感动,诚恳表示伤愈重返前线后,加强国 共合作。周恩来和叶剑英还与一些战区司令长官联系,商谈该战区所在地区设立“民众运动委员会”、“抗敌工作委员会”等机构团体,开展抗日宣传、组织等工 作。

叶剑英介绍武汉会战战况

    1938年1月,叶剑英受中央委托,陪同周恩来、董必武向新四军第四支队负责人高敬亭等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发展抗日武装力量的指示,要第 四支队从湖北黄安七里坪、河南确山竹沟向东挺进抗日,建立敌后根据地,坚持游击战争。他还先后到中共湖北省委在黄安七里坪主办的游击战争训练班和国民党在 武昌珞珈山主办的短训班、冯玉祥在武昌的手枪营,主讲《论持久战》和游击战术的课程,对官兵和青年学生们进行敌后游击战争的教育。5月,徐州失守后,他又 与周恩来一道向中共河南省委书记朱理治、省委军事部部长彭雪枫等传达中央《关于徐州失守后华中工作的指示》,要求河南省委立即贯彻执行。河南省委根据指 示,对广泛开展全省各地的游击战争作了具体部署,并动员1万多城市工人、学生、革命分子回乡开展工作,沿陇海、平汉线组织游击队,建立根据地。以后省委又 派肖望东率部挺进豫东敌后,成立新四军游击队,开辟苏鲁豫抗日根据地。

    为了适应战争形势的变化,长江局加强了对中南、华南地区中共地下组织的领导。广州失陷前,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尹林平请示长江局,要加强农村工作建立农村小块游击区,组织和扩大工农武装,准备打游击战。负责军事工作的叶剑英立即复电同意,并作了具体指示。

    由于历史原因,叶剑英在国民党军界,尤其是在上层高级将领中享有很高的声望,一些真心抗日,即将奔赴前线的将领们都十分愿意找他交谈,听取这位第十八集团 军参谋长的意见。3月上旬,桂系将领白崇禧奉命去徐州协助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作战,临行前特意把周恩来、叶剑英请到自己的住处,诚恳地请教五战区 对日作战方略等有关问题,周恩来、叶剑英详尽地提出了建议后,还亲自送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给白崇禧。白走后不久,周、叶又派张爱萍以八路军代表的名义去 见李宗仁,劝他在济南一带,徐州以北抵抗日军,与日军打一仗。这些建议为白、李二人欣然接受,客观上促成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

    叶剑英在武汉同各方面的接触很多。他不但派干部到新四军,动员一些青年学生去解放区,利用各种机会做国民党军队的工作,还要做海外华侨的工作,与宋庆龄、何香凝密切交往。抗战当中,海外华侨捐献了大批钱物。这与叶剑英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为了扩大共产党和八路军坚持抗战的影响,叶剑英公开发表了许多文章和讲演,宣传和介绍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的思想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叶剑英还同周恩来, 秦邦宪分别会见国际友好人士斯诺、艾黎、斯特朗、马海德、史沫特莱、爱泼斯坦等,同他们亲切交谈,宣传抗日,争取国际援助。

    1938年5月,叶剑英因去香港就医,路经广州,当时日军正向武汉步步进逼,并有传言要进攻广州。广州民众中弥漫着一种惶恐不安的气氛。在这种情况下,叶 剑英不顾病痛,决定在广州小住,利用这个机会与中共地下组织负责人云广英等取得联系,了解情况给予指示。同时以合法身份同国民党军政界及各界友好人士接触 座谈,安定人心,促进统战工作。他还应邀去广州中山大学和广雅中学看望师生,发表讲演。根据广大师生最关心,迫切需要弄清的问题,讲了“日寇会不会进攻广 东”、“这次中日战争局面怎样发展下去”、“国共两党最近的关系”、“苏联会不会帮助中国呢”、“八路军的近况怎样”等6个问题,对大家存在的疑虑问题一 个一个作了回答,博得一阵阵掌声。最后,他说道:“中华民族正如一叶扁舟漂流于革命的高潮中,它最后能否达到自己独立自由幸福的彼岸,或中途深沦于苦海, 这种命运是操在我们民族自己的手中,而看我们是否抗战到底的最后决心来决定。”

    叶剑英还时常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他们的提问,并参加各种乡友、诗友聚会,谈诗论文、咏唱山歌,激发大家的抗战热情。他还接见了《抗战大学》的主编陈华, 应邀为其《红五月专刊》题词:“民族解放的血花”,并嘱陈华邀请国民党在广东的要人李汉魂、陈铭枢、李振球、曾其清,以及国际反法西斯同盟委员鹿地亘、池 田幸子夫妇等为其刊物题词,扩大统一战线。

    叶剑英在香港就医时,曾到九龙元朗“萌华庐”潘君勉家中作客,受到热情款待,并与潘家人合影留念。潘在叶剑英的启发下,串连香港商界捐献巨款支持神圣的抗战事业,并通过叶的关系将两个侄儿送到八路军参加抗日。

叶剑英(左一)、李克农(右二)代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接受华侨捐献救护车

    为了答谢港、澳各界和海外侨胞对抗日战争的支援,叶剑英同八路军办事处同志多次写信或致电表示敬意。  

    1938年8月27日,周恩来、叶剑英、廖承志、潘汉年致电新加坡各华侨团体表示:“诸侨胞忠诚爱国,累寄款项援助,不仅同人等万分钦佩,益使我前线英勇将士为之感奋。”

    叶剑英从香港返回武汉不久,日军对武汉发起了进攻。他和周恩来等根据毛泽东关于保卫武汉和坚持抗战总方针的指示,尽力敦促蒋介石当局发动群众保卫武汉,迟滞敌进,争取时间。

    1938年10月21日,日军占领广州,国民党当局下令武汉实行紧急疏散。就在临撤退前的紧张时刻,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于22日飞抵武汉,参加蒋介石召开的 军事会议。他住在武汉鄱阳街1号郭沫若家,彻夜和周恩来、叶剑英交换意见,然后面见蒋介石商谈八路军扩充编制,增加经费和派部队到华中战场开展游击战争及 国共合作举办游击干部训练班等问题,国民党方面,由康泽出面招待朱德,并邀周恩来、叶剑英、郭沫若等作陪。过了两天,时局日危,由周恩来和叶剑英精心安 排,秘密护送朱德去汉口机场飞往湖北襄阳,转经陕西三原,返回延安。朱德离汉后,周恩来、叶剑英即开始组织办事处人员、物资分三批撤离。第二批撤离人员在 途中遭敌机袭击,大部遇难。25日凌晨,叶剑英和周恩来率最后一批撤离人员,在汉口沦陷前数小时乘大卡车离去。人民解放的斗士——叶剑英又开始了他新的战 斗。

本文版权归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纪念馆所有,转载时请注明出处,需保留网站称号、网址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本馆将保留法律追究权益。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